上周五(2019年8月23号)发生在列治文的白人老太Carla Waldman(卡拉·我的爷)辱骂华人事件,在自媒体的汪洋里稍稍打了几个小漩涡,官媒和警方就认认真真地说“没事”了,最终以“笑料”的方式,成为过去。虽然全球主流社交媒体都作了跟踪,这位“爷”也受到了网民的谑骂,但仔细读读,这些指责大多针对老太语言粗鄙以及驾车素质差。说白了,某些华人想打“种族”牌,“西人”却更关注“素质”卡。

如果这位“爷”对华人的辱骂有一定的代表性,那么窝在西人心里的这股戾气究竟因何而起呢?真的是我们认为的“羡慕嫉妒恨”吗?

Youtube上一位名叫Adam Baum的人,很有良心地晒出了他对华人的不满。洋洋洒洒近300字,列举了华人的“九大罪状”。我们不妨仔细读读这些对我们的指控,到底是“瞎掰”还是“正解”。先哲教给我们,“人不知而不愠”,也教给我们对待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只要我们民族真正的自信自强,谁都应当像当年武皇看《讨武曌檄》那样对待这样的讨伐。

190828215213_亚当如是说.jpg

罪状之一:华人崇尚“霸权”(Supremacy)。

Supremacy这个词经常出现在大国外交互掐的口诛笔伐中,华人建立的政权里,从古至今,除了秦皇汉武唐宗三个,其他的,守好疆土已属不易,何时称过霸?(注:不要提大汗哦,他不是华人)。对于咱们小老百姓,特别是移民,到底谁整天没事想着欺凌别人?

这个亚当,还搬出了联合国的统计数据,说地球上种族主义最强、社会最缺乏宽容的国家有两个,中国是其一。我不太相信联合国会有这样的统计并下这样的断言。空了可以去作个调研。所以,这第一项罪名纯属“瞎掰”!

罪状之二:贩毒、贩卖人口、洗钱、集团犯罪、非法移民、非法赌博和匪帮。

贩毒的事,亚当主要指的是芬太尼(Fentanyl)麻醉药的交易,这个事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毒品走私,要指控华人,就未免太政治化了。

贩卖人口(Human Trafficking),动静最大的莫不过爱泼斯坦(Jeffery Epstein)了,这家伙连英国王室都被震到了。他是美籍白人。

洗钱、集团犯罪,这个确实是华人易犯的罪行,我们普通华人其实也想知道详细的清单,无奈只能跑到这里,没想到替罪犯挡了箭。

非法移民,华人应该不多。华人这么多、圈子这么小,明显非法的事情会让人没有面子、没有朋友。你当国内是中东地区不移民就等死?真要移不了,留在国内会很难生活下去吗?与百年前修铁路那会儿比,如今的华人移民是来提高生活水平的,不是来苟且偷生的。

非法赌博也应该构成了罪状,移民的华人,以后想赌就去正规赌场吧,老老实实交个税,别在自家地下室自给自足。

匪帮,这个罪状有点新鲜。纽约黑帮、红蝎子这些都没有中国人,如果说刚刚反港独的那个车队是匪帮,倒也不像,他们维护的是国家的统一,不是为了谋私利。

罪状之三:华人不愿说英语、不接受西方文化。

这宗罪状恐怕是最冤枉的。这位高人稍微去了解一下每个华人家庭每年在英语上的花费,光国内本土这个数字就至少是7亿美元。说华人不愿意说英语,真是要闪了腰的。

事实是,英语和汉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对于“乡音无改鬓毛衰”的成年华人,学好英语自由表达,此生只能是个美好的梦想。不说英语虽然是华人的罪状,非“不为”,而是“不能”

这让我回想起我早年的一段经历。我们班上50多人,华人占半数之多,课间的时候我们一起聊天,自然就会切换成汉语。就这样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却引起了本地同学的强烈不满。他们就给我们贴了一个标签,报告校方说我们在搞subculture。我们能理解,学校强制我们说英语,以便更好的融入这里的文化;但还有一层没有点破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在说什么,就会产生一种恐慌,认为我们在讨论一些对他们不利的事情。所以,如果不说英语已经被上升到罪的高度,我们华人也最好能有些姿态,在有白人在场的时候,尽量多说英语,把汉语留回家里说;实在不会说英文的,在公共场合就最好少说或者不说。如此,才不至引火烧身。

不接受西方文化,这点很难取证。西方文化是指西餐、电影、还是LGBT?华人明明已经都接受得很好了,不仅是移民。

罪状第四:华人开的公司只招华人。

我今天去T&T买菜,亲眼看到好几个员工都是白人,就不说还有东南亚的了。要说不招白人的华人公司,那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西人不懂中文,听说读写都不过关,而且工资少福利无加班多,这些白人要是愿意,华人老板为什么不招?

罪状第五:华人是世界环境污染第一大敌。

这确实是华人的”罪“,人口众多,只顾眼前,只关心自己,一切便宜行事,不想浪费钱等等,这些是华人不注重环境的原因。

罪状第六:华人从来不讲人权。

华人的文化,生下来要服从父母,成人了要服从上司,这样的文化确实让人很累。这宗罪是老祖宗犯下的,我们正在努力改变。

罪状第七:华人占满了学校的位置,也占满了大大小小公司的职位。

这条是“欲加之罪”。如果学校没位子,一大拨华人也就不会来了。公司的职位永远是老板说了算,让华人占还是西人占,老板决定。

罪状第八:华人对移民加拿大心安理得。

如果政府的移民政策像是给某些华人量体裁出来的那样,华人移民又为什么会不心安理得呢?资格不是华人想出来的,而加拿大的管理者制定的。

罪状第九:华人(党)在西方布置了很多间谍窃取尖端技术。

这条罪状又是针对大国外交的,真要上升到间谍战的层面,哪个种族又能撇清呢?如果这确实是一场公认的罪状,那我们更应该努力让世界大同,没有种族、没有国界,只有人类和地球。

到此我们总结一下,梗在这个西人心里的华人罪状,国家层面的有三个:霸权、人权和间谍,普通华人让他看不惯的有四个:华人在这里心安理得地上学、工作、开公司。华人移民真正需要引以为鉴的应该只有两个:尊重英语和西方文化,以及远离非法行为。

对于普通西人而言,对华人的态度和印象大多是从观察和体验华人个体的细微之处得来的,这真是应验了刘备的遗诏“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不需要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生活的小事足以表示我们的素质和能力。如果我们已经看不清自己的真正面目,那可以看看身边西人的行为规范:厕所里没有异味,公共场合安静有序,不管认不认识见面点个头说声你好…这些我们做到了吗?

回到“我的爷”这件事,停车的时候两车相碰,估计每个人一生中都会犯上几次。Hit-and-run占所有驾车逃逸事件的70%,而且60%以上发生在停车场。对于驾车事故,西人一般都不耍感情来处理,哪怕事关性命,他们的文化就是:一切交给保险公司。如果肇事者诚实,会主动提供自己的保险信息;如果不幸遇到无赖,那只能用自己的保险,根本没必要和当事人互掐。这位”爷“的气愤应当始于华人对她说“Cross the line”。这是一句双关语,西人听到这句话,更自然地会理解为“你不懂规矩!”而华人在认真地翻译“你停过线了”。所以这位爷就发飙了,她紧接着应对的是“不懂规矩!你才X事不懂”。然后就泄闸了。

所以,华人谨记:学好英语,融入文化,养成常识,不愠不怒,不骄不纵,是移民生活的“必杀技”。还有一点,了解历史,肯定对我们的现实和未来有太多的借鉴:从1880年《排华法案》颁布到1947年被废,用了67年的时间;2006年总理因《排华法案》和“人头税”正式向华裔道歉,用了59年。在漫长的一个半世纪里,华人移民从“被鄙视”到如今“被嫌忌”,是人类观念演化的必经之路吧!我们还是要带着对人类的乐观,瞩目下一代、两代…移民和主流总会有平等相处的那天。

 

附:处理停车碰擦事件的小妙招:https://www.insurance.com/auto-insurance/parked-car-insurance.html